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拉斯维加斯注册秒送39 > 散文文学 > 正文

  我愿用我的青春换回您满头白发

  今天深圳又开始下起了雨,浠浠沥沥的,瑟瑟冷风直透骨髓,让人不禁打起了寒战。现在已经是六月,本已经开始炎热的时日里还似秋天一般,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寒意。

  此时,很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虽然已是凌晨。 不由自主的想起远在农村老家的父母,而我上夜班的缘故,晚上忙着工作,白天躲在被窝里呼呼大睡,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了。

  家里的天气是不是现在也像深圳潮湿的多变天气?父亲去年在工地出事受伤的腿和腰会不会在潮湿的天气里感到疼痛?母亲常年累月睡眠不好的头会不会在夜晚里又开始疼痛了? 自从二零一零年出来打工,就去年在哥哥的一再要求下心不甘情不愿下回家过年。 记得腊月二十从深圳出发到东莞常平坐长途汽车,一路向西,于腊月二十二下午才到家,一路上父亲的电话没有停过,凌晨十二点多还在打电话问我到哪里了。我问他怎么还没休息,他说,睡不着就打电话问下。父亲一般是不会打电话给我的,两年未见,这次回家我知道父亲难免还是担心我路上的安全,想到此处,我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涌出眼眶。

  一下班车,母亲就从家里迎了出来,父亲由于身上的伤还没痊愈的缘故坐在堂屋门口远远望着我,母亲从我手里接过行李,简单地问了一句路上还好不?还可以,我回道。 行李本不多也不重,本想自己自己提的,母亲没再说话,转身提起行李就往家里走去,我跟在母亲后面,看着母亲越来越蹒跚的背影,再望向堂屋门前父亲吃力站起来,拄着双拐车进里屋的背影,我的眼泪再也留不住了,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害怕母亲察觉,我故作无事般问起小侄子和哥嫂什么时候从张家界回来,母亲回道二十五就回。 一放下行李,见父亲不在客厅里,母亲就开始唠叨:出门打工这么多年了也没向家里寄过一回钱,你爸爸常在我面前生闷气,今年过年回来,不管多多少少也给你爸爸给点,你爸爸现在都这个样子了,以后可能也再没么能力工作找钱了。母亲说到这里声音开始沙哑了,此时的我心底也在滴血。 算起来,我出来打工也三年了,没向家里寄过一回钱,漂泊不定的打工生活和无节制的花钱习惯,怎么能存到钱?更别说向家里寄钱了。 母亲说到这里,父亲从灶屋慢慢移了进来,父亲没有拄他的拐。我跟父亲的话一向不多,这次也是一样:回来了,路上还好吧?还好,就是路上有点冷,我一边回父亲的话,一边从钱包里拿出五百块钱递到父亲手里。父亲见状,问道:给我了,你回去的路费还够不?我忙道:您放心,还够。父亲停顿了几秒后,还是从我手里接过这五百块钱。见到父亲接过我第一次给他的钱,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去年八月份哥哥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父亲出事了的时候,我哭了,很伤心,很自责,很内疚,那时候我刚来深圳不久,工作还没有稳定,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无用,也才知道父亲也开始老去了。我恨自己的自私和不懂事。如果我不勤换工作,生活上勤俭节约一点,我完全可以在父亲受伤住院期间陪在父亲身边,或者父亲完全不用在他五十多岁的时候出工地上做三十多岁的人的体力活,父亲也不会被塌方下来的石头砸伤。可是现实的世界里没有如果! 看着父亲每挪动一步,我的心都揪紧了,我慌忙找来他的拐递给他,父亲顿了下,摆了摆手,一声不吭的走到外面守他的炭窑去了。

  母亲放下我的行李后就到灶台给我做饭去了。我车身来到灶屋,看着母亲给我热她早为我准备好的腊肉,看着母亲来来回回忙碌的身影,忽然发现母亲头发已经找不到几缕黑发了。依稀记得小时候母亲爱留长发,齐腰长发是母亲的骄傲,也许这就是我对长发女孩情有独钟的原因所在吧。现在母亲已不再留长发,母亲也老了,是真的开始老了!我心里开始一阵阵地泛泪。 母亲这一生都在奔波忙碌中度过,一天都没有闲下来;我和我哥都是母亲独自拉扯大的,父亲年青时常年在外奔波,根本没有怎么照顾家里面,那时候我爷爷奶奶也不怎么待见我母亲,其中母亲的辛酸又有几人能够体会?

  此时,我很想给母亲一个拥抱,可是我没有勇气。母亲的用她所有的青春换来了我现在的青春,而我却没有用我的青春回报母亲,母亲在岁月的侵蚀下一丝一缕的老去,而我却无能为力。

  此时,我也很想走到父亲身边,给父亲一个拥抱,说一声:老爸,您辛苦了!可是我还是克制了内心的冲动,其实是我胆怯了,我害怕看见父亲每挪一步痛苦的表情。

  父亲、母亲,如果可以我愿用我的黑发换您们满头白发;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十年的青春换您们健康身体!

  上一篇:美丽的大草原 下一篇:江畔唱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拉斯维加斯注册秒送39-www3499.com拉斯维加斯-拉斯维加斯3499线路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