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拉斯维加斯注册秒送39 > 小说简评 > 正文

  狂人的故事(5)——我心目的义岗董家(上

  义岗镇在通渭城北70里,是个远近闻名的地方,解放前董家势力最大 ,我们能见到的只是镇政府后院里,当年董营长家的老亭子,雕梁画柱,破旧而不失庄严。它后边作为电视台发的主炮楼射阴森森,令人生畏。

  董家着名的人物有四个。听先辈们说,官儿最大的要数董七爷,当过天水晋绥专区上校参谋长,据说他回家时常骑一辆么有撑子的自行车遛弯,狂人幼小的心中种极力想象,大概就是电影里戴着黄帽子,穿着对襟黑长褂,斜挎着手枪壳子的样子吧。如果周围四乡谁家家德高望重的老人仙逝,通过众乡绅努力,获得董家大当家的董二爷同意,可以用他的官衔为逝去者制作表功旌德的挽幛,以示纪念的隆重。此事属实:我的老丈人家就有一副董家允许 借衔 的幛,那是乡邻们为守寡三十年含辛茹苦抚育5个子女成人的老太太的最高褒奖和肯肯定。幛的落款清晰地绣着 天水靖绥专员公署车骑校尉上校参谋长 ,也不知道哪位高人还参照的古代的官制加以对比题了这个落款。我想,董家大概也只是同意借用董七爷的功名,并不具体监管吧,此人解放后还当过甘肃省政协委员。最硬手,最厉害的要数董家的掌柜的的董二爷,也就是大名鼎鼎的 董恶霸 董本斋,解放前他拥有周边几个县最大的民团武装,正式名称是 通渭保安团 ,并自任团长,下面分分为长枪队,手枪队,大刀队,稽查队,董营长主管手枪队,他是董家的三号人物。董家民团就成了天水以北兰州以南,陇西以东平凉以以西最大的地方武装。 最么用,最败家的一个人不得不说,那就是董四爷,这个人游手好闲,吃喝嫖赌玩物丧志,成天抱着一杆长枪 烟枪,把自己的那份家产挥霍殆尽,大家看到的就是他用赌剩几千大洋买来,绕着河滩飞来飞去的鸽子。最后被二爷撵出来饿死在了河滩边的一间看庄稼的马上炕里。

  我记忆深处有许多件关于董家虚虚实实的传说。最早的就是关于董团长保镖的曹范的本领,此人是个黑马大汉武艺高强,纵步能飞檐檐走壁,枪法精准,所向无敌。一次,董二爷摔民团在陇西剿匪,不承想中了埋伏,被堵在一个狭窄的死胡同里,火烧眉毛,万分危急。两边是两丈多高的堡子墙,董二爷长叹一声, 完了完了,没想到我本斋,横行一世,却要在阴沟里翻船了。 曹范左手持枪射击,右手把把二爷夹在腋下,大喊一声,纵步上飞上墙头,把二爷扔向堡子外边的地里,自己又一阵猛射,下边的追兵魂飞胆丧,呆若木鸡,眼睁睁睁 看着他飞下堡子墙背了董二爷飞奔而去。由于被保镖丢耕过的地里,二爷只是扭了腰,缓了一月多就好了。救命之恩不能不报,董二爷爷问 你想要啥?我都满足你。 曹范说 这是我的本分。您真的要谢,我不要钱,不要女人。把那匹枣红马给我当坐骑吧。 这匹马可是董二爷的宝贝,是陈家窝窝对面罗家大岭屲罗商户家的。二爷眼热,罗商户为了寻求庇护把心爱的 赤兔马 牵给了董二爷,并谦卑地说 二爷,我那匹马您用得着,我给你拉来了。 董二爷心里高兴,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抽着水烟,眼皮也没多眨一下,说 既然牵来了,就拴在槽上上吧。 于是落下了董家多一匹 赤兔马 董二爷视若草芥,弄得罗商户自讨没趣的说法。曹范作为一个侠客,当然对好马情有独钟。好在二二爷践行了诺言。日后几年人们都见曹范骑着这匹心爱的赤兔马,伴随董二爷进进出出,甚是威风。解放后,就在董家七口被镇压枪决后,曹范带着马隐姓埋名,销声匿迹。

  作为通渭 保安团的武装,对通渭的政治影响是很大的。据说,解放前历届通渭县长上任首先要拜竭董团长,只有得到董家的许可,县县长才能高枕无忧,稳坐衙门。话说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县长就不信这个邪,我行我素。结果上任不久境内盗匪横生,怨声载道。只好自己亲自出马请董二爷出兵剿匪,到了义岗董家堡子里再也么有出来,不怀好意的人甚至恶意猜测,王县长被埋在了堡子门下了。不仅自己丢了性命,顺带破坏了董家的风水宝地。总之,此后的个个县长听招呼多了。好在董家对外霸道,对上不敬,据说对四乡百姓还是很好的,比如赶集的日子,只要有纠纷,那是街上人的错,必须给乡下人赔情道歉,哪个狗腿子仗势欺人,二爷定会赏他几马鞭,这是不成文的规定,所以这里集市非常繁荣。

  当然董二爷也有怕的时候,怕的人。义岗南滩国立中心小学的校长王福成就是一个,他学识渊博,威望很高。本地人,被聘请为校长。二爷怕他。暮春的一天,小学的学生偷偷掐了董家的苜蓿,被稽查队抓个现行,报给二爷,二爷不但没奖励,反而一顿臭骂: 兔崽子,热火啦,不想活了!王校长我都敬他三分!!还不赶紧把刁来的篮子装满苜蓿还回去?没脸色的东西。赔情道歉!!! 董本斋怕王福成原因有三个:首先除他了没有第二个可以担当校长大任;其次,董家的孩子和四乡的孩子上学这可是个大事儿,不能以武克文,废弃课业,世世代代都走不出贫瘠之地吧?还有与王福成的较量中,董二爷确实醒悟了。据说王福成用马车拉四岩山上的土给自己修庄子,董家认为这有破坏脉气的可能,于是阻止。没想到,王校长不理这个茬,董二爷躺在路中间,伙计只好等待。王福来来了,二话没说,接过马鞭子使劲儿一抽,马车飞奔起来,董二爷吓出一身冷汗,一咕噜爬到路边,看着拖着烫土远去的马车,直喘气。这事儿当然没完,过了几天,董二爷乘天没亮骑上马往县城去了。走到中林山深处,荒无人烟,突然宝马一声长鸣,把马二爷巅下地来,冷不防摔了个仰八叉的二爷刚往起来爬呢,脖子上架着冰涮涮明晃晃的一把马刀,拿刀的真是王校长,他告诉董团长 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一招。我都等你三天了,本来你找谁都与我无关。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兰州也是白跑,除非你杀了我 你敢吗?你杀了县长没人问,我要是出了事,你懂家没有宁日。我就想让你知道,你有保安团,落单了,也就一条命。滚!!有人收拾你,我还懒得要你的命。 董二爷真有点怵,只好声称自己进县里并不是想整到王校长。过了不久,王校长又出门去了,学生一传开,董二爷收拾行装悄悄尾随而去。在兰州,二爷装做巧遇和王福成住进了同一家客栈。以后几天邀请王校长吃饭的各级官吏络绎不绝,不是他的同窗好友就是他的高足学生,王老师忙于应酬,似乎忘记了这位独霸一方的董二爷

  。可怜董二爷白白搭上盘缠和工夫陪了半个月,最后他们结伴而归。董二爷服了,外面的世界大着来,涝坝多大鳖多大,自己就是个土鳖。(饿滴很待续)

  上一篇:心中有个他 下一篇:付出,收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拉斯维加斯注册秒送39-www3499.com拉斯维加斯-拉斯维加斯3499线路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