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拉斯维加斯注册秒送39 > 小说简评 > 正文

  信封

  2001年我们的孩子在人民医院出生,是个女孩!

  自己:就叫她蜂儿,像蜜蜂一样勤奋。

  妻子:如果是个男孩呢!?

  自己:那就叫他信守,有担当!

  三年后,蜂儿健健康康的长大而且还多了个弟弟。

  守向我要他的身份证时我才发现他是信守,蓝田信守!这么些年我们一直关心的是守的身体,他老爱生病。希望自己只是胡思乱想,守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妻子:好好照顾自己,谈女朋友了告诉妈一声!

  火车开往天津,守在哪里上大学。看着火车离去好像开往了起点,我的额头聚集了汗水!

  妻子:说不让你提行李来这,回去吧!别感冒了!

  这一周我都没什么好心情,确实不应该退休这么年轻整天无所事事!自己小区里溜达,顺道买了些馒头回家。不远处的路牌丢失了一颗很重要的钉子,我想路人会找不到方向!

  自己:楼下的牌子坏了,有时间了我去修修也好!

  妻子:你那天没时间,这句话都快说一辈子了!

  校医:你昏倒时都在和那个人通话,她是你女朋友吧!

  信守:她叫墨凡雪......跟我妈...朋友!是我妈朋友的孩子,比我大三岁!

  蜂儿:守!你没事吧!姐姐担心死了......给爸打电话了没?

  信守:哪有,我刚醒过来。你没上课!?

  校医:你好!你是!?

  信守:蜂儿,我姐!墨凡雪的同学,都在北京师大!

  校医:孩子体弱,其他的没什么大毛病......建议军训不要再去!

  两天后我们走在校园里。

  姐姐的鼻子上有颗美人痣在右边,只有走进了看才会发现;她的牙齿很整齐,侧面靠里的一颗牙齿初三时被我的胳膊肘撞得有些凹陷。她说有时吃饭会咬到舌头,可我一直不信;自己也总是低头着看姐姐的布鞋,淡蓝色和白色搭配除了五岁以前的鞋子她一如既往!

  校园里有很多幽静的地方,长椅子也没有空闲过......

  姐姐:柠檬水,加了很多冰。

  自己:黄龄!

  姐姐接过另一支耳机......《痒》黄龄。

  她是悠悠一道斜阳,多想多想有谁懂得欣赏/他有蓝蓝一片云窗,只等只等有人与之共享/她是绵绵一段乐章,多想有谁懂得吟唱/他有满满一目柔光,只等只等有人为之绽放/来呀,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呀,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来呀,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来呀,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啊...痒!大大方方爱上爱的表象,迂迂回回迷上梦的孟浪/越慌越想越慌,越痒越骚越痒......

  第一个学期很快就结束了。

  自己:我爸人呢!?

  母亲:上班去了,待在家老爱胡思乱想...

  自己:还是那家医院吗......姐,你回来这么早!

  姐姐:开车去接你父亲去,钥匙在我外套里!

  自己:我才刚到家......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走了!姐,背包放我房间...第三个格子下!

  姐姐拿走了我书包里的礼物,放进了她给我的礼物。

  假期里,最清闲的人还是我那个弟弟。如果他自己不拉开窗帘我是不会特意跑去告诉他下雪了!

  母亲:守!你要还是跟在学校里一样,你会错过整个冬天!守!守......如果他没有带上耳机,我想他会喜欢我这句话。

  父亲系好领带准备上班,也像往常一样带走守得早餐。

  信守:放下我的面包!你是故意的话我就原谅你......下班去接你!

  信守:你在家那早餐就是你做的,我不问也吃得出来!

  自己:这地方转来转去还是一样。

  信守:有没有发现人越来越少了!

  自己:聪明的人越来越多!当然搬走的也就越来越多!

  信守:我们这里的人口算是个镇吧!

  自己:本来就是!你不会也般要走吧!?

  信守:如果你不嫌弃......我想我会留下来。

  守的眼神很坚定,眉毛稍后松弛了下来。趁我不注意也顺便抢走了我的围巾,我带上了帽子!

  自己:那只是个装饰品!

  信守:把帽子拿去了,我把围巾还你。下雪了!

  室友给我推荐了毛片,我开始沉迷于捆绑、师生、当然还有姐弟。

  室友:操!禽兽......这么小发育了吗?

  自己:你自己也不是做着活塞运动......纸巾!烟,嘴......烟......

  室友:我戴着.....FUCK!

  自己:嘴没事吧!

  回寝室换了件衣服,戴着那副紫色的塑胶眼睛。

  室友:网吧。

  自己:今天不行,至少晚上十点以前不行!

  室友:没出息!是男人明天早上十点见!

  自己:你在上班哪来的时间找我!?

  姐姐:我不喜欢走在热闹的地方......跟你一起时!

  我看了看时间。

  自己:学校里有个讲座,估计没几个人去!

  教授:他们走时给我留了个信封,信上说我会原谅他们的......如果他们真的还活着我就原谅他们,他们可以健健康康的活着!因为我还活着......玉和雪......

  姐姐:你确定他能讲课!?我觉得他只能讲半个故事......

  信守:你该回去了,八点二十六!

  我并不同意姐姐的观点,故意低着头没有去看她。姐姐摸了摸我的皮带就把我抱在了怀中。她的哭泣那么不能让她释怀,不能放开又无法割舍的哭声!

  自己:我想大家都看到了,那即将离去和还在场的人!

  姐姐:我们走吧?走得越远越好......现在就走......马上!任何地方!任何方向!只要有你......守!我爱你!

  我没有办法阻止她,更具体的说是我自己......我吻了蜂儿,有些痛!有些肿!有那么甜蜜,有那么幸福! 你的牙齿 。姐姐笑了!

  一周后,我们往家里打电话......四周传来:天津开往广州的火车K1314就要到站了......各位旅客朋友们请带好你的行李物品......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自己:小剑!你怎么在这!?

  小剑:我打你手机你关机了,我就追到了这!

  自己:我欠你钱呀!都追到这了。

  小剑:是兄弟的话你今后得还我,学校领导找你一天了!我还没说完别插话,你父母三天前去贵州旅游出了车祸......你老家的派出所打来的电话。

  姐姐:他是谁!

  自己:我室友。你TM没开玩笑!

  小剑:操!

  自己:干!

  一个月后,父母的葬礼处理完。我在整理他们的遗物时发现了一份协议《收养协议书》

  甲方:蓝田信

  乙方:田玉

  甲乙双方就收养墨凡雪(蜂儿)达成协议如下:

  .......

  田玉,田忠孝的儿子也就是田教授。

  田教授收到了回信,我呢!?我的信封是否寄了地方?

  上一篇:等雪来 下一篇:七言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拉斯维加斯注册秒送39-www3499.com拉斯维加斯-拉斯维加斯3499线路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