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拉斯维加斯注册秒送39 > 小说简评 > 正文

  夤夜惊魂(长篇记事《寨里村往事节选》)

  日本投降的那年年底,我们官东县城正街南口发生了一桩惨案:县大队的一个外号孬黑的小队长被人杀死,血淋淋地躺在街头。据说死者是县大队长扈雳声的远房小舅子,又是死在距县城最繁华的丁字口只有一琛地(约半里)之遥的正街南口,一县皆惊。扈雳声亲率兵士侦查破案。

  官东县离开封不远,建县已有两千年的历史。三国时有名的袁绍与曹操的一场大战就发生在县东北的黄河渡口,名为官渡之战,是曹操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大宋朝建都开封之后,这里属于京畿之地,也曾繁华一时。民国以后,县城几经败落,只留下号称东大街、西大街和南大街的三条街道,三条街的接口处叫丁子口,有几座两层破旧的砖瓦小楼,算是最热闹的地方了。平时除了县政府几个官员在此晃荡和县大队的兵士骑马携枪耀武扬威之外,都是来此叫卖农副产品的乡下农民了。

  案件传得非常离奇。那是一个晚上,居民早已吃过晚饭,孬黑骑着一匹黑马从乡下征款回来,在南街口一口老井旁,见一个小伙背着两匹白洋布叫卖,就下马追问:

   这洋布是哪里来的?是不是偷来的?

  小伙说: 是我哥从开封买来的?

   胡说。一定是偷来的,交公。 孬黑说着抱起布匹就走。

  小伙冲上去奋力将布匹夺回,愤怒地说: 你欺负人!

  孬黑恼羞成怒,掏出手枪对天鸣了两枪: 我就欺负你了,咋啦! 接着从马上拿下一根绳子,套在小伙的脖子上。小伙被枪声吓懵了,不敢反抗,遂被绑在路边的一颗槐树上,被逼着说这布是偷来的。小伙拒不承认,孬黑抽出腰间的皮带就打,打的小伙满脸是血。

  小伙没有屈服,嘴巴越来越硬: 你们当兵的讲理不讲理?你有啥证据说我是偷的,我买的就是买的。

  孬黑气得两眼发青,掏出一把匕首,在身上抹了抹,说: 讲理?你在县上打听打听,有几个人敢和我孬黑讲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着将匕首在小伙眼前晃了晃,似乎就要动手。

  此时,突然从槐树旁一座山墙背后跳出一个彪形大汉,大喊一声: 不能这样!

  孬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孬黑人虽凶狠,可长相猥琐,眼小如豆,身高不满五尺。只见此人身高约五尺二三,足足高过自己半个头,双膀炸开,双拳紧握,两只乌黑的大眼放着冷峻的光芒,立时心怯三分。可他心里一想,自己是县大队的,他一个平民百姓又能咋样。就大着胆子说: 你少管闲事,这个人偷盗,我就要收拾他。 竟拿刀一刷,割掉了小伙的右耳朵,霎时血流溅出。接着又要去割小伙的鼻子。

  大汉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你怎能这样残害人?

  孬黑大怒,抡起刀子就扎向大汉。大汉说声 我好心成了驴肝肺 ,飞起一脚踢向孬黑的手腕,匕首脱手腾空飞起,掉落在大汉手里。

  孬黑甩了甩被踢疼的右手,打开身上的枪盒子,拔出手枪。大汉未等孬黑扣动扳机,顺手将匕首插进了他的心脏。孬黑立时哼了一声,倒在了血泊里。

  周围有几个观看的小贩,都是曾被孬黑欺负过的,见此场面既高兴又担心。一个卖烧饼的中年人急忙对大汉说: 你杀了人,县大队不会善罢甘休,快跑吧! 说着用布包了几个烧饼塞到大汉腰里。一个卖烤白薯的青年将孬黑的马牵过来递给大汉说: 快骑上马跑吧!

  大汉并不慌忙,他从孬黑身上解掉手枪盒,和手枪一块揣在身上,又拿着匕首,割断受伤小伙身上的绳子,说了声: 兄弟,赶快逃命去吧! 小伙跪在地上给大汉磕了个头说: 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姓曹。请恩人留下姓名,大恩必报。 大汉说: 我姓傅,咱们后会有期。

  这个大汉,就是寨里村的傅二河。这傅二河生于民国九年,自小爱舞枪弄棒,十八岁时被国军抓了壮丁,学得一手好枪法。两年后部队向南方开拔时,逃回乡里。二十岁时娶妻刘氏。妻子娇小玲珑,极为贤惠,二人感情笃厚。初夜时刘氏执着二河的手,深情地说: 我看你是一个能成大事的人,我把自己的一生全交给你,给你生儿育女,管好家务,你就在外面干大事吧,我再不过问。 妻子还把自己初夜的血巾交给了他,说: 这是我的信物,你带在身上,见它如见我。听说这种东西急难时还可辟邪。 不久,刘氏生育一子,起名雨龙,时年已有五岁。

  且说那天晚上,傅二河催马飞出县城,直奔县西南龙宋村北沙岗,那里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偏僻之地,平时路断人稀,官兵也很少来到这里。此时正值下弦月,夜黑星暗,北风呼啸。二河慌不择路,急急奔走二十余里,来到这里早已过了子时。放眼四面一片漆黑,脚下是马蹄踩着黄沙的沙沙声,远处传来猫头鹰凄厉的叫声。猛然,马停住了脚步,任二河怎样摔鞭,马前蹄腾空就是不肯前行。

   鬼打旋! 二河心里忽然想起这个地方。传说这里夤夜是鬼的世界,人畜都无法通行。大白天常有人劫道,有几个商人就丧命在此。二河心里明白,看来自己今晚真是碰上了。他和马在这里折腾半个时辰,转来转去,仍在原地打旋。

  二河早已冷汗淋漓,厚厚的棉衣几欲湿透。情急之中,他从身上拔出手枪朝天扣动扳机,可手枪像是卡了壳,怎样也打不响。心想今夜是恶鬼挡路,难以脱身了。

  情急之中,他想起妻子的初夜血巾,左手从身上掏出着血巾,从枪头向枪身往后抹了两遍,只听咔嚓一声保险打开。他扣动扳机一梭子弹飞了出去,夜空上响起了清脆的枪声。霎时,万籁俱寂,黑马嘶鸣着向前奔去。

  天明时分,他已到了龙宋村。因命案在身,他惧怕被人认出,从村东绕过,掏出烧饼啃了几口,直向文家村西北的岗坑奔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拉斯维加斯注册秒送39-www3499.com拉斯维加斯-拉斯维加斯3499线路 All rights reserved.